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神传文化 > 人物故事《一代名相陈廷敬》中郭秀来头原来这么大,以三次弹劾而名动天下

《一代名相陈廷敬》中郭秀来头原来这么大,以三次弹劾而名动天下

  • 2018-10-04 11:01:18
  • 来源:网络
  • 编辑:九江网
  • 1235
  • 0
  • 0

《一代名相陈廷敬》是近期央视八套播出的清朝古装电视剧,讲述了康熙朝十分著名的清官陈廷敬与权贵索额图、明珠等人斗智斗勇的官场故事。

剧中的陈廷敬原型为康熙皇帝的老师,二十岁中进士,入朝为官,他铁面无私,有勇有谋,不畏权贵,是康熙最为倚重的大臣,后来官至文源阁大学士,相当于一朝宰相。

剧中陈廷敬除了康熙这个学生,还有一个学生,那就是该剧开端就被追杀的郭秀。

说到郭秀,他的历史原型比陈廷敬更加传奇!

郭秀原型叫做郭琇,字瑞甫,人称“郭三本”,以三次弹劾而名动天下,留名青史。

传奇人物一般都有一个传奇的出生,郭琇便是如此。传说郭琇出生那天,正好赶上他的老家即墨发大水,即墨县令和参将在巡查汛情的时候,遇到一场大暴雨,他们只好待在郭琇家的大门屋檐下躲雨。

伴随着这场大暴雨,郭琇出生了,他出生以后,雨就渐渐停了下来。郭琇的奶奶喜滋滋的打开门,看到两个躲雨的官员。即墨县令礼貌性的向郭奶奶道喜,顺带问了一句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郭奶奶就告诉他们生了个骑马的,是个小男孩,最后还感叹孙子早不生晚不生,偏偏大雨来临时出生。

即墨县令听了却说:“这孩子将来福气挺大呀,他出生的时候,可是一文一武两个七品官为他护门呢,他将来一定不低于七品官!”

郭奶奶听了十分高兴,她以为七品官是大官,就谦虚的说:“哎哟,别说七品,有个一品就好啦!”

即墨县令一听这话,说:“口气还不小啊!哈哈哈哈。”

这个传说一直流传于即墨,但是郭琇长大以后的确官至一品,而且他还成为了康熙朝的大名人呢!

郭琇之所以会出名,是因为他三次上疏弹劾朝廷官员。

他第一次弹劾的是河道总督靳辅。康熙二十七年,郭琇第一次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向朝廷上了《参河臣疏》,斥责河道总督靳辅治河措施不当,致使江南地区困于水患,百姓怨声载道,靳辅因此被罢官。

第二次弹劾的是英武殿大学士明珠及余国柱等人,他冒着生命危险上了一本《纠大臣疏》,揭发了康熙朝权臣明珠结党营私,排陷异己,贪污收贿等十一大罪行,明珠被罢官,明珠的势力集团就此倒台。

第三次弹劾的是康熙面前的大红人高士奇。高士奇因书法好,被康熙破格收进南书房,让其书写密谕、讲章、论文、后官封小儋事。

康熙经常和高士奇一起吃饭,赏赐高士奇无数宝物,对高士奇的恩宠冠绝当朝。高士奇仗着康熙的恩宠,与左都御史王洪绪等人结成死党,排除异己。

郭琇列出高士奇的四大罪状,证据充足。最后高士奇被罢官,只好回家务农。

郭琇这紧锣密鼓的三大疏,“天子为之改容,举朝为之失色”,郭琇因此被群僚颂为“骨鲠之臣”,于78岁病逝。

郭琇自幼天资聪颖,好学上进,三十一岁中秀才,三十二岁中举人,三十三岁考中进士,可说是春风得意。

参河臣疏
康熙二十七年(1688)正月二十二日,郭琇第一次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向朝廷上了《参河臣疏》,陈述河道总督靳辅在户部尚书佛伦支持下治河措施不当,致使江南地区困于水患,百姓怨声载道。由此,靳辅被罢官,佛伦被降职,郭琇升任佥都御史。
特殊礼单
接着,郭琇又冒着丢官丧命的风险上《纠大臣疏》,弹劾“势焰熏灼,辉赫万里”的英武殿大学士明珠及余国柱等,揭发他们结党营私,排陷异己,贪污收贿等罪行,而真正目的,则是气焰冲天的明珠一党,因为这一疏,他一参成名。
明珠是满洲正黄旗人,平吴三桂作乱时立有大功,对康熙忠心效力,成为康熙身边的红人,官封武英殿大学士
权大势重的明珠凭借康熙信任结党营私,坑害异己,独揽朝政,唯我是从。一时间朝野内外,宫廷上下,溜须拍马,纳贿送礼,正直之臣避而远之,奸佞小人升迁跋扈。
康熙二十七年(1688),明珠五十三岁大寿,明府热闹非凡,明灯高悬,彩门层层。丫头、小吏来往如流,达官贵人鱼贯而入,传呼声不绝于耳。
酒席上山珍海味摆满,拍马屁的人一个接一个进来贺寿上礼。明珠身穿一品官服端坐中堂,满面红光,接受一批一批的官宦参拜,听到大官来到,他才睁开眼,点一下头。
这正是明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实写照,也正是康熙默认郭琇弹劾他的原因。
所谓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就在天近正中午时,门上传呼:“新调京城任左都御史郭琇,郭大人到!”
明珠听后心中一奇:人都说郭琇耿直敢言,刚正不阿,今天也知道来进见我明珠……
正想问,郭琇已进中堂。先拜了寿,递上红纸包一个。明珠认为是礼单无疑了,叫下人收存。
出于礼节,明珠亲上郭琇一杯酒,郭琇接酒在手,一饮而尽,回身便去,旁如无人,直出大门而去。明珠见状心里泛疑,忙叫人将郭琇的“礼单”呈上来看,一看吓了一惊。顿时脸色铁青,汗流如雨,正惊慌之时,忽听门上传:“圣旨到!”
这一声喊不要紧,就见明珠手里那张郭琇的“礼单”飘落地上,明珠两手下垂,白眼珠一翻没气了。
家人们七手八脚的扶起他跪接圣旨,一场寿筵立时散伙。
原来郭琇进京后,立即将明珠的所作所为,列了十一大罪状,奏疏康熙皇帝,然后又将副本用红纸包好,直奔明府,明珠看的正是郭琇奏疏他的副本。
康熙对明珠的猖狂也早已觉察,今见郭琇奏疏有证有据,深感不除明珠危及皇权,就下旨罢了明珠、弗伦、余国柱的官,权倾一时的明珠集团就这样倒台了。
高士奇因书法奇好被皇帝破格收进南书房,又因骄横跋扈而谢罪回家务农。
骨鲠大臣
高士奇是浙江钱塘人举人出身,好学能文,书法又好,被康熙皇帝破格收进南书房(皇帝学习的地方),重用他书写密谕,讲章、论文,后官封小儋事。康熙曾说过:“得士奇,始知学问门径”。把高士奇已当作良师益友,常常赏赐金银物品,并经常让他陪吃饭。
高由此日益骄横,与左都御史王洪绪等人结成死党,内外呼应,招摇撞骗,一时间求情办事的人堵住门庭,整日车马盈门宾客不绝,谁不依附于他就遭朝野抨击。满朝大员对高士奇畏之如虎,为了免于灾祸便送礼不断,就是无事相求也需出“平安钱”。
康熙二十八年(1689),这一天康熙办完朝政,心情颇佳,回到南书房,即传旨请士奇。康熙是个博古通今的君主,对诗文字画无所不通,每问及士奇,士奇便对答如流,深得皇上欢心。
君臣二人越说越高兴,不知不觉已到中午,康熙话兴正浓,不放士奇回去,赐士奇南书房伴膳,吃饭时皇上问士奇道:“朕待你如何?”
士奇忙道:“回皇上的话,皇恩浩荡,奴才当以肝脑涂地相报。”康熙更加高兴说:“爱卿勿忘今日之誓言。”
正说着忽听太监传呼:“都御史郭琇进见!”
康熙本人不愿吃饭的时候召见别人,因郭琇是出了名的谏官,便破格召见。郭琇进了南书房,便从袖中拿出奏折,太监接过奏折呈给皇上,康熙一看,上面写道:“臣都御史郭琇,查权臣高士奇……”
这时高士奇在一旁不自觉的伸过头来,想看一看奏折的内容,康熙将左手一抬,示意高士奇勿看。然后对郭琇说:“郭卿所言极是,朕当认真处之。”
郭琇忙谢了皇上,退出了南书房
高哪里知道,郭琇的奏折就是列举他的四条大罪,有证有据,罪难宽容。
康熙心里有了数了。待高士奇用完最后一顿御膳,便将奏折递给高士其道:“高卿,你看这案子该如何办理?”
高接过奏折一看,忙伏地连连磕头说:“请皇上饶命,臣知罪了。”瞬时头皮磕破,血染方砖。康熙看在曾为其师的份上道:“将冠带留下,回家务农去吧。”
高士奇连忙谢了皇上,爬出了南书房。
王洪绪等人也皆都丢官卸任,革职查办。朝野上下为之一快,郭琇即被群僚颂为“骨鲠之臣”。
郭琇弹劾靳辅的争议
郭琇上疏劾靳辅治河多年,听命陈潢,今天议筑堤,明天议挑浚,浪费银钱数百万,没有终止之期。又指责他今天题河道,明天题河厅,以朝廷爵位为私恩,从未收到用人得当之效。还说他夺取民田,妄称屯垦,取米麦越境贩卖,特别是违背皇帝的旨意,阻挠开浚下河。疏中对陈潢抨击尤为激烈,斥之为“一介小人,冒滥名器”,提请严厉处分。给事中刘楷也上疏劾靳辅用人不当,河工道厅之中杂职人员一百多人,而治河无成,每年只听报告冲决而已。御史陆祖修也劾靳辅“积恶已盈”,用舜殛禹做比喻,暗示应当杀了靳辅。靳辅不服气,上疏为自己辩护。疏中说,他受命治河之日,正是两河极坏之时,而他昼夜奔驰,先堵高家堰,淮水方出清口;旋堵清水潭;挑挖运河,改移运口,迄今永远深通。其向来行运之骆马湖,淤浅不能行舟,他创开皂河,漕艘无阻。至于浚筑经费,原遣大臣估计六百万两,而他苦心节省,一切所用不及原来估计的一半。靳辅列举这些成功之后,对攻击他的人如郭琇、于成龙、慕天颜、孙在丰等,一一进行了驳斥,揭露他们阴谋陷害。如郭琇与于成龙久结兄弟,郭琇与孙在丰又是庚戌科同年,陆祖修是慕天颜的门生,刘楷、陆祖修也是己未科同年。最为彻底的是靳辅揭露出他之所以遭到猛烈攻击,原因在于那些人的田地在下河流域,他们都是当地的豪强地主,清丈隐占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所以这些人“仇谤沸腾”。
而综观康熙朝治黄过程,并结合靳辅的《治河奏绩书》和赵尔巽的《清史稿-河渠一》来看,靳辅治理后的黄河危害明显减小,大约50年没有发生大的危害。靳辅和陈潢其实是相当有能力的大臣,同时个人节操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其道德有问题。靳辅被弹劾去职后,继任者的行为对治黄工程实际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的,康熙后来的行为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他对撤消靳辅职位的后悔。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