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纵览天下 / 正文




郭台铭:妈祖托梦,人神之间

作者 | 张殿文

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内的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代表初选时,先向会议室中央悬挂的孙文像行三鞠躬礼,竟直接朗读总理遗嘱,几乎倒背如流,现场人士都大感意外。

这一幕也让许多1970年代以前出生的台湾民众动容,除了“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的内容,还想起小学课本上读过孙文年轻时回乡,把家里祖庙神像打倒,强调科学和民主的小故事。

孙文可不知道郭台铭因“妈祖托梦”出来为大家做事。但这不是消遗郭董,而是突显经营领导者实事求是、推动进步,特别是台湾先民冒险渡海求生,“妈姐”是台湾人最亲近的神明,看见妈姐,人心安定。

渡海移民是台湾社会建构的重要部份,尤其百年前科学尚不昌明,渡海来台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海峡被称为“黑水沟”,俗谚渡海十人中只一人返乡,所以台湾各种神明众多,包括1949年之后两岸最大规模的渡海,欧美传教士则大举转进台湾,安抚台湾惶恐人心,在动乱中寻求安定发展。

当然郭台铭“托梦说”随即引来政治迷信混为一谈的批判,加上台湾除“妈姐”还有其他西方宗教,逼得郭台铭进一步提出说明,像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乔布斯也有他的佛教密宗信仰,如果把信仰化为正面思考,可以推动许多创新。

这也让我想起二十年前走进富士康,深入代工之王核心总部时戒慎惶恐,所有所见所闻路径都被限制,因为代工最核心“信条”,其实就是严守客户秘密,更不要说科技专利如果流出,会引起模仿。

深圳后来快速崛起,经过“山寨”洗礼绝对是重要因素。不过当时我心中采访重点,是工厂里那一座“庙”是真否实存在,那是在总裁办公室外两百米处,有保安看守,不过我没有接近,因为我远看就知道和台湾民间成千上万座土地公庙宇相同,反而也让我重新把郭董从“天上”拉回“凡间”。

所谓“天上”,是指20多年前,一家来自台湾土城区的中小企业“鸿海精密公司”,竟然从千万营收,发展到了上千亿营收,1999年全球每10台电脑就有6台是从鸿海的工厂出货,简直像“神话”一样传奇。有人谣传,因为有特别神明护佑,加上“神级”人物低调、不接受访问,又变成“神秘”故事。

能够采访到鸿海总部,就像到天上摘月。这比喻当然夸张,但那是全球供应链一次最重要的“跨越”,从美国到太平洋(601099)彼端的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再越过台湾海峡来到深圳,花了30年时间,个人电脑有了最可靠的生产基地、成本和速度,打造了全球最新最强分工体系。

郭台铭当时也没想到我先直接带摄影记者拍摄龙华厂区,刊出了台湾媒体首度刊登鸿海大陆工厂的照片,这也是两岸产业分工的伟大时代,台湾人参与改革开放的进程,却也充满了冒险、试炼,隔年尾牙时,郭台铭最信任的左右手、后来因血癌过世的小弟郭台成还亲自邀我参加晚会,一起分享年终努力成果。

那一次我再到深圳时不用偷偷摸摸,但是郭台铭邀我参加年终晚会的目的,其实是要让我知道,拍照的点都已封锁,以后再也不要白费力气。而我乐得轻松,原来你郭台铭也会“求神问卜”,担心一般经营者会日夜担心的事:工厂会不会失火、良率能不能提升、伙食卫不卫生、招工会不会顺利、出货会不会发生意外……

现在回想起来那座小土地公庙,象征“凡间”台商真有勇气,个人电脑刚开始普及,也不知两岸政策会如何变化。购买了设备厂房之后,招募上万名大陆员工,但订单能不能如愿到手,市场会不会重新洗牌……郭台铭跨越海峡“神隐”深圳,从落脚第一天开始,为员工每天早上加一颗鸡蛋,一步一步建立长期稳定的生产基地,却还要应付台湾媒体的疑虑和窥探。

鸿海不到深圳变身成“富士康”,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规模。特别是台湾中小企业对于政府的“效能”一向存疑:政府只独厚大财团,中小企业靠韧性存活,所以“低调”生存,否则面对查税、环境保护评估(那又是另一故事)、紧缩贷款,想追求安定、安稳难上加难。

有一次新加坡政府请郭台铭去演讲台湾中小企业成功之道,郭台铭半开玩笑地告诉主办单位,新加坡中小企业发展太慢,就是因为政府对中小企业太好了。

2010年厂区发生“连环自杀”事件,却让郭台铭体悟良多。他自认劳工福利傲于全广东、甚至全中国,所谓“连环”,是指五个月内有11名员工自杀,相对于30多万人的厂区,虽数据远低于每10万人平均自杀率,但每一条生命都是宝贵的,加上劳工团体和媒体大作文章,从此富士康背上“血汗工厂”恶名。

当厂区超过了5万人,其实已是一个小型的社区,一个平均不到23岁的小型社会,饮食男女,离家背井,当2005年深圳工厂来到30万人时,每一天清晨醒来,郭台铭面对着一样未知的命运,每一天工厂熄灯,他也深觉照顾这30万人远超过他的能力,但是他希望30万人安定下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来成长发展。

郭台铭找来了华人世界最优秀的心理学、精神科专家,对员工进行心理辅导,也请来五台山得道的法师,诵经焚香,从理性到感性各方面让人心安定下来,面对大陆飞快成长的环境,郭台铭知道最根本的安定,还是需要从薪资所得开始,他决定再一次跨越,调涨两倍工资一次到位,因应外在社会、经济变化。

另一方面,他也积极和地方政府合作、开放工厂建设投资,政府成为了“合作伙伴”,一起提升效能,从此鸿海不再“神秘”(但业务依旧机密),有了地方上生活的安定,郭台铭也和苹果电脑合作,在厂区引入学习系统,让更多年轻人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学习上进的机会,心情稳定下来,继续赶上内地快速变化的成长机遇。

企业家追求“安定”,讲穿了还是为了追求最大经济利益,但郭台铭知道如何维持“安定”,才能让技术和经验稳定的扎根,当iPhone快速上市,在全球攻城掠地,富士康也果然稳稳支援客户,使得客户成为史上获利最大手机公司。

没想到不到10年之间,换上台湾社会高度动荡。从政治上2016年大选国民党败给民进党,经济上美国保护主义迅速破坏全球化,台湾内部社会贫富分配不均,文化上民进党推动“去中国化”,让年轻人出现认同危机,从此两岸不再安定。

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时代接着5G时代来临,台湾能否跟得上大数据、区块链带来的转型,如果台湾会被“边缘化”,年轻人也会被“边缘化”。

68岁的郭台铭认为,如果能挺身为台湾做事,让经济成长,让年轻人看见未来的希望,台湾就能安定进步,和平统一更有保障。

从时代进步的思索,“安定”好像是一种奢侈品。过去政界朋友征询我、日本媒体朋友常访问我,我一直认为郭台铭不会参与选举,因为他说话太直、个性太真、做事太冲,不适合台湾的选举文化,却适合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上经营科技业。

两个多月前郭台铭个人“脸书专页”(Facebook)正式开始,现在郭台铭“速度”更快,开台以来点击数迅速突破百万,每一则留言都有专人(台湾叫小编)阅读回应,所有关于“鸿海”(富士康)或郭台铭的资讯,可以不用透过其他中介媒体,直接从脸书得知,这也意谓着资讯“一对一”时代来临(台湾人叫直球对决)。

台湾企业家用即时通讯软件沟通仍极少,现在郭台铭真的“下凡”来,传播科技愈来愈发达,在全球媒体“假新闻”充斥的年代,郭台铭选择了完全“透明”。

诚如他在参选宣言过程之中的重点,绝不接受国民党的“征召”,必需按照透明公开公正的初选规则,公开辩论,争取党内代表,郭台铭认为这也是找回“党魂”最重要的模式。

透明化,是最大的安定。郭台铭讲究效率,和员工沟通、和客户沟通、和投资人沟通、和供应商沟通,和媒体沟通,资讯愈透明,关系愈安定,最后,和选民沟通。

从台湾地区命运,到中华民族发展,郭台铭提出“和平/安定/经济/未来”的主轴,反映了企业家最终的信仰,也期许自己挺身参选,让惶惶然不安的台湾民心,特别是年轻一代,有一股安定向上的力量。

从企业到政治,仍需要一个过程,这是一次台湾“精神文明”再建设,仍需要安定的基础,在“感性”上从“妈姐”铺陈;从理性来看,他选择了重新揭橥孙文天下为公思想,也是跨越百年的革命理念基石。

从“天”下“凡”,郭台铭参选启动的不只是外界好奇,而是科技领导者对社会乃至下一代的责任和思考。

不过我认为郭台铭出来参选,最重要必需说服的人,还是他自己。虽没能完全说服自己,却己“托梦”完成,这是人的谦虚,也是面对未来的勇气。

作者简介:张殿文系台湾资深媒体人,著有《虎与狐:台湾首富郭台铭传》《虎与狐:台湾首富郭台铭经营之道揭密》《虎与狐:郭台铭的全球竞争策略》《悬崖边的贵族》等书,作者授权虎嗅首发本文。


0

下一篇:郭台铭:妈祖托梦参选台湾领导人,出来赚钱为了自己而已吗?要为年轻人多做些事

上一篇:前辽宁首富的公司行贿“假首长”被骗1.44亿,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