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九江资讯 / 正文




九江特大跨省非法倾倒有毒污泥案一审宣判

11月4日下午,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瞩目的"特大跨省非法倾倒有毒污泥案"进行一审宣判。江西正鹏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杭州连新建材有限公司、李德、张永良等九被告被判令对其非法跨省倾倒有毒污泥所造成的九江三处地块生态资源损失共同承担生态修复义务,如未履行修复义务则分别共同承担930余万元生态修复费用的连带赔偿责任,并在省级或以上媒体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案件由三名审判员、四名人民陪审员组成七人合议庭,九江中院院长鄢清员担任审判长,并宣读了一审判决书。九江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熊少健代表支持起诉机关出庭,九江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匡建军、市生态环境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刘奇代表原告出庭。特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九江市人民检察院、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及新闻媒体记者、九江市委党校部分学员旁听了宣判全过程。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李德于2017年6月22日在九江市工商局登记注册成立正鹏公司,该公司实际负责人为李德。2017年8月至2018年初,被告李德、黄永、舒正峰、陈世水,马祖兴等人,将从塘栖公司以及被告张永良从连新公司转运的污泥运至九江事发地直接倾倒。本案各被告共非法倾倒污泥14800吨。其中:东林大佛附近东林镇吴家咀(1号地块)倾倒污泥约2800吨,东林镇虎口冲村(2号地块)倾倒污泥约400吨,市区沙阎路附近山坳处(3号地块)倾倒污泥约3200吨,市区沙阎路伍丰村郑家湾(4号地块)倾倒污泥约4400吨,永修县九颂山河珑园正南的一处山庄(5号地块)倾倒污泥约4000吨。上述倾倒污泥,九江市环境保护局委托江西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对案涉污泥环境报害情况及环境修复费用进行鉴定评估,认定非法倾倒污泥造成了土壤、水环境、空气的损害,同时明确本案被污染土地修复工程总费用为1446.288万元。

另查明,经前期原告与塘栖公司开展磋商,2019年9月5日,双方达成《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磋商协议》,协议约定塘栖公司赔偿487.2387万元,塘栖公司已按协议全部履行。原告与塘栖公司向本院申请对磋商协议司法确认,本院已依法裁定对该磋商协议作出确认。除塘栖公司经磋商愿意承担的赔偿费用外,九江市沙阎路附近山坳地块(3号地块)生态修复费280.3396万元、九江市沙阎路伍丰村郑家湾地块(4号地块)部分生态修复费201.8515万元以及永修县九颂山河珑园周边地块(5号地块)生态修复费488.91808万元未能达成磋商协议。另,鉴定报告中评估报告编制费20万元、风险评估方案费10万元亦未得到赔偿。2019年3月5日,九江市生态环境局与江西惟民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并由九江市生态环境局向江西惟民律师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6万元。在本案庭审过程中,连新公司已自愿向法庭缴纳100万元生态修复资金。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双方的起诉与答辩,双方的争议焦点为:各被告是否应承担破坏生态环境的损害责任,以及具体的责任形式和责任大小?被告正鹏公司、连新公司、张永良、李德、舒正峰、黄永、夏吉萍、陈世水、马祖兴以分工合作的方式非法转运、倾倒污泥造成生态环境污染,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因被告倾倒的每一地块污泥已混同,同一地块的污泥无法分开进行修复,依据共同环境侵权的责任原则,应由相关被告承担同一地块的共同修复责任。另,关于鉴定报告中评估报告编制费20万元,风险评估方案10万元以及律师代理费4万元等费用,原告所主张的上述费用,均属本案诉讼的合理支出,本院予以支持。根据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承担责任的方式包括赔礼道歉,原告九江市人民政府要求被告在省级或以上媒体向社会公开道歉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法律规定,法院判令被告正鹏公司、李德、黄永、舒正峰、陈世水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对开发区沙阎路附近山坳地块(3号地块)污泥共同承担生态修复义务,如未履行该修复义务,则上述各被告应共同赔偿生态修复费用280.3396万元(被告舒正峰已自愿缴纳10万元生态修复金至法院账户);被告正鹏公司、连新公司、张永良、李德、黄永、舒正峰、夏吉萍、陈世水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对开发区沙阎路伍丰村郑家湾地块(4号地块)污泥共同承担生态修复义务,如未履行该修复义务,则上述各被告应共同赔偿生态修复费用201.8515万元(被告杭州连新建材有限公司已自愿缴纳100万元生态修复金至法院账户);被告张永良、夏吉萍、李德、马祖兴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对永修县九颂山河珑园周边地块(5号地块)污泥共同承担生态修复义务,如未履行该修复义务,则上述各被告应共同赔偿生态修复费用448.91808万元;被告正鹏公司、连新公司、张永良、李德、黄永、舒正峰、陈世水、夏吉萍、马祖兴应共同支付环评报告编制费20万元,风险评估方案10万元及律师代理费4万元;各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省级或以上媒体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由各被告共同承担。

据了解,这是江西第一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出台后江西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第一案。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是不同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一类新诉讼类型。此类案件的起诉主体是省级、市地级人民政府及其指定的相关部门、机构。若机关或者组织提起诉讼,人民检察院可以支持起诉。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必须经过与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侵害人经磋商未达成一致或者无法进行磋商这一前置程序。

本案中,九江市人民政府高度重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工作,严查生态环境违法行为,适时追究九被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九江市检察院支持起诉、九江中院依法审判,实现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与司法程序的有效衔接,对惩治损害生态环境违法行为、保护生态环境和国家利益、倡导社会公众保护生态环境具有典型示范意义。


0

下一篇:涂家私房成历史,九江一医院的地盘又扩大了!

上一篇:九江开展“出手相救,你也可以”大型公益培训活动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