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九江网贴吧天下杂谈 上海政治狂人屌丝熊丙奇为自己美颜,凑合自传

九江网站建设


签到08月17日
漏签

[天下杂谈]上海政治狂人屌丝熊丙奇为自己美颜,凑合自传

人气:41 回复:0 赞(0)
教育大家
0
浔阳楼4
版主
  • 帖子:27
  • 精华:0
  • 注册:2018-03-24

上海政治狂人屌丝熊丙奇为自己美颜,凑合自传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2010年12月28日,金翼奖2010网易教育年度大选颁奖典礼。熊丙奇:我觉得出名这事挺好。

【注:出名是双刃剑,既有功成名就,名垂千古,也有臭名昭著,遗臭万年。】

 

2008年10月2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国家和我》:相比我为国家做了什么,国家为我做的可就多了。仅设计并实施高考制度一件,就感天动地,让我能得以改变农村户口,成为上海人,否则,现在我最多到城市做一个带着眼镜的农民工,经常端着饭碗蹲在工棚边吃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0askh.html

2018年6月6日,《南方都市报》(熊丙奇)《从共同的高考记忆走向多元选择》:我是1990年参加高考的。我们那时是预估分数填志愿,我根据预估分数,填报了上海交大,而最终也顺利被录取(我的实际分数比预估分数低了一些,我一直怀疑是不是用2B铅笔涂客观题答案时没涂对)。高考这一次考试,虽然有一定的偶然性,但超常和失常的概率还是很小的,对于绝大多数同学来说,考试基本上是自己平时实力的展现。http://epaper.oeeee.com/epaper/G/html/2018-06/06/content_30892.htm

2014年12月26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我不是教授,连教师也不是》补记】:2006年时,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我不是教授,连教师也不是》,贴在我的博客里。文章如下——记得钱钟书先生说过,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可眼下的现实是,每个母鸡下蛋时,就要表明自己的身份。似乎身份越高,下的蛋就会更鲜美,就会更有营养”——道理很简单,同一句话,一个平民老百姓说,和一位北京大学的专家说,肯定是不一样的效果。

2004年后,因为出版的《大学有问题》,在各类媒体上,我的姓名前,多了几个字符,或高等教育问题研究专家,或青年教育学者”——这并非我本意,我想单独以我的姓名出现,不涉及工作的单位与部门,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定语,可以是《大学有问题》作者,但有的媒体说,这有为你推销图书的嫌疑,总要有表明你身份的,就这吧?否则怎么具有权威性呢?当然,也有媒体接受我的建议的,于是有了《大学有问题》作者熊丙奇这个广告嫌疑很重的称呼,这个称呼,也引来各种我的身份版本:中山大学教授、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等等。

2005年后,我的姓名后,又多了两个字:教授。因为这一年我评为正高职称。说实在的,我所在的职称系列,为编辑出版——从留在学校工作起,就一直在从事新闻宣传和报纸工作——我的职称,准确的说,是编审。更准确的是,我连大学教师也不是,因为我工作在机关,从事管理工作,根本就不是教师编制。根据同行经验,编审后面有时是可以加一个括符,括符里是教授二字,以此告诉别人,编审就是正高,就相当于”“教授。前来采访的记者说,你这个职称,和你谈的教育话题,不太匹配哦,我们就用教授吧,反正你也是正高”——在《大学有问题》一书之后,我说要成就正高梦想,体会教授感觉。显然,素有教授情结的我流之辈,也就默许了。这一默许,就让其广为流传,也似乎就把自己的业余研究变为正规研究——我的本职依旧是新闻宣传和主编报纸,研究高等教育还是业余的事——有学术会议,寄来邀请函,也寄到了高等教育研究所。

我是一个高等教育问题的业余研究者,谈不上专家,也不是教授——我一直认为,专家的话并不一定到家,教授的话大众不一定会接受。大家在乎的,是你说的话,是不是客观、真实——真实,在现今社会已经足够了。权威不靠头衔,不靠行政评审和命名表彰,权威的在老百姓心里。

既然追求真实,就应该还原自己的真实。如果媒体再出现我的名字,建议有三种做法,一是沽名钓誉型——“编审,博士,二是工作性质型——“高等教育问题业余研究者,三是广告宣传型——“《大学有问题》、《体制迷墙》作者,出版各种书籍近20种30余版次。中国教授已经很多,我不是,就不要相当于混进去。这也会坏了教授的名声。

这篇文章贴到博客后,有的媒体接受了我的建议,而有的媒体还继续以前的做法。当然,我的身份,也随着不断关注高等教育问题,有了不同的称谓,甚至有媒体称著名教育学者。这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虚名,对问题的解读,并不会因身份而增加多少分量。

2007年之后,我很少再用所在学校的身份发表文章、接受采访,并反复关照媒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被要求不要用学校身份撰文、发表意见,尤其是批评教育问题的意见。我理解学校承受压力的苦衷,再说,发表这些观念,本就是属于个人,与所在单位无关,因此,我也接受了学校的要求。可媒体发文总要作者提供一个机构,于是,我曾用上海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之名发文,但又有媒体提出,这个身份好像与你发表的教育问题看法不符噢——真不明白,身份难道对发表意见很重要?

后来,我终于找到志同道合者,被聘为非盈利性的教育公益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兼职参与我感兴趣的教育问题研究,这个机构吸引全国诸多优秀的教育学者,共同关注中国的教育问题。当然,也有人质疑,作为公办大学的在职人员,参与民间机构的教育研究,这是不是不符合规定。而如你所知,参加教育公益机构展开研究,并没有任何教育利益,更重要的是,其开展的研究,也是为促进中国教育进步。——近年来,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一直紧密参加国家教改的设计与推动,包括有的建议被国家教育规划纲要采纳。

就这样,我在撰文、接受采访时,有了一个新的头衔: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是过去6年多来,陪伴我最多的一个头衔。说实在的,这个头衔,只是为在当今的中国,发表文章、接受采访,有个出处,最重要的还是观点本身是否有价值。当然,我也乐意用这个头衔,因为让我不再受体制内身份的困扰,不必提什么编审、博士、教授之类,也保持发表意见的独立性。——意见是否有道理,由公众评判。

再后来,2009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以及我不愿意放弃教育研究,我离开了学校原来的行政岗位,被转岗到校产企业,我不在乎这种安排,因为我已经没有在行政上发展的丝毫愿望,只要有一个地方给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能安心研究教育问题就可以了。但新岗位身份,似乎更不适合发表分析教育问题的文章,我也只能继续延续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头衔。而为了让自己有更充足的空间,我必须完成相应的项目指标,基本上靠自己养活自己。

中国的教育问题非常深重,改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我的身份或许就是问题之一。既然选择了前行,就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很多教育问题需要反复唠叨,于是几乎每天我都会早起撰写评论文章,每天都接受媒体采访。改革进展极为缓慢,像大学的问题,比10年前我写《大学有问题》一书时,没有多少减少,但不能放弃改革的努力。

再旧事重提,且补记上最近几年自己的身份变化,还是希望还原自己的真实,媒体不要再称我是某大学的教授,我已经在这所学校的很边缘地带了,而且职称本来就不是教授;提某大学的编审也不必,因为我也已经离开以前的工作岗位,虽然还有这一职称;如果要用单位身份,就用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人员,连副院长也不必提——这不是什么官位,因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本就没有任何级别——如果不用单位身份,就用教育研究者或者多年关注中国教育者吧。最好,就用我单独的姓名,如同10年前,我希望的那样。

不管是什么身份,哪怕没有任何身份,我对教育问题的关注不会改变。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责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2vcnh.html

2017年第3期《中国大学生就业》发表熊丙奇的《我这样走上教育研究之路》: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大学生就业、考研、出国留学时,我经常会说,这都是属于个体的选择,需要结合自己的个性、能力与兴趣,做出适合自己的规划。 听上去,这似乎是一句空话。但其实,这是我自己的切身体会,之所以有人认为这是空话,那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究竟想要什么,因此也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我的人生的最大转折,恐怕是2004年,我出版了专著《大学有问题》。这本书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我也由此被媒体冠上一个头衔——“中国高等教育问题研究专家。不太了解我的人,认为我走红,变为名人了,而熟悉我的人,却都很困惑,一直问:你为什么要出这本书? 这和我当时的工作有关。我是在大学行政岗位上,撰写这本书的。作为一名刚30岁出头,已有副处行政级别的高校青年干部,未来的路,其实很明朗,那就是好好工作,等着升正处,再看有无机会晋升厅级干部。在这个阶段,居然写出《大学有问题》这样批评大学、找大学问题的图书,不是自己与仕途过不去吗? 我的选择在他人眼里很另类,但于我自身而言,却是必然。

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JIUY201703005.htm

2015年2月12日,【百度贴吧】南方科技大学吧楼下我的小伙伴发帖:熊丙奇就是个一不小心混的好的骗吃骗喝的写手;具体哪年我忘了。他来那次之前就已经靠评论南科大捞了不少钱了。现在还要跑出来骗钱。

http://tieba.baidu.com/p/3582954073

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以来,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利用37家报纸发表言论至少3058篇。

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言论的报纸(按发表数量排列)有:《新闻晨报》、《东方早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新闻晚报》、《第一财经日报》、《中国科学报》和《科学时报》、《新华每日电讯》、《文汇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西安晚报》、深圳《晶报》、《京华时报》、《青年时报》、《华商报》、《环球时报》、《光明日报》、《珠江晚报》、《深圳特区报》、《北京晚报》、《新快报》、新西兰《先驱报》、《人民日报》、《半岛晨报》、《科技日报》、《钱江晚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武汉晚报》、《惠州日报》、《重庆时报》、《齐鲁晚报》、《南方教育时报》、《中国教师报》等。

据不完全统计,仅新华社、央广网、澎湃新闻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羊城晚报》、《时代周刊》、《新京报》、《济南日报》和《济南时报》、《解放日报》、《每日经济新闻》、人民网、《环球时报》、未来网、《长江日报》、《解放日报》、《新华日报》、《华西都市报》、《工人日报》、中国网、《第一财经日报》、《广州日报》、《中国科学报》、《成都商报》、《南方日报》、东方网、《南方周末》、《新闻晨报》、《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科技日报》、《京华时报》、《法制日报》、《北京晚报》、《河南商报》、《科技日报》、《北京晨报》、《齐鲁晚报》、《北京青年报》、《信息时报》、《21世纪经济报道》、《大众日报》、《半岛都市报》、《中国经济导报》、《北京商报》、《新快报》、《时代周报》、《经济导报》、《重庆商报》、《中国经营报》、《扬州晚报》、《法制晚报》、《深圳特区报》、《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扬州晚报》、财新网、界面新闻、《河北青年报》、《新闻晚报》、《光明日报》、《新闻晨报》、《中国商报》、《成都晚报》、《现代快报》、《华商报》、《信息时报》、《中国妇女报》、《扬州时报》、《中国经营报》、《河南商报》、《春城晚报》、《新民晚报》、湖南教育新闻网、《山东商报》、《华夏时报》、《金华日报》、《重庆晨报》、《中国经济周刊》、《重庆日报》、《成都日报》、《现代快报》、《中国经济周刊》等80余家媒体至少有950名记者涉嫌为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抬轿子。加上散兵游勇,全国约1000名记者涉嫌为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争取教育决策话语权?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横扫千军如卷席?

熊丙奇,男,四川资中人。1972年7月出生;1978年入小学,1984年入初中,1987年入高中。1990年高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1994年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留校做行政工作,在职读硕读博(企业管理学)镀金,2004年起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按处级干部管理)或许属于"iron rice bowl"or"golden rice bowl" ,后被罢黜解职(或许不是双开)。(熊丙奇“当选”的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等衍生职衔理应过期作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以说,熊丙奇是上海交通大学淘汰的不合格职员。目前,熊丙奇的组织人事劳动社保关系或许仍挂靠上海交通大学,疑似事业单位吃空饷人员(不知道是否享受五险一金,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还有住房公积金;不知道是否还交党费和工会会费;不知道是否依法纳税;不知道是否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从2008年12月23日起,熊丙奇披上了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破衣烂衫,粑粑褯子一样,以特约评论员名义混迹于媒体赚稿酬度日。有时冒充教授专家学者以“公益讲座”为名为第一高考网招徕“用户”谋取利益。目前,熊丙奇相当于一个自谋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流浪汉。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组织,不是教育科研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是政客走卒爪牙,不是专家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没有任命文件或聘任证书或聘任合同等一纸文书,自封的一官半职,相当于个体户雇佣的打工仔,马尾巴拴豆腐,微不足道,提不起来。提起来也牙碜、寒碜、磕碜。能不提,就尽量不要提起了。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是国家教育部及其附属机构的新闻发言人,他利用媒体对中国教育的解释为无权解释(有的属于胡乱解释)。山野村夫,人微言轻,不足挂齿,不必介意。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媒体发表的言论不属于教育科研成果,不过是市井流言而已。

听到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嗡嗡”声音(主要是噪音),你是否猜测:这是蜜蜂还是苍蝇?

 

2006年8月16日,新浪网让你开怀大笑的博客《一位恬不知耻的教授和新时代的铁饭碗》: 我很为文中那位上海交通大学的教授熊丙奇感到耻辱,他老人家也不脸红,作为一个名牌大学的教授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真让人心疼中国高校教育怎么能好得起来嘛。你不会说你这位熊丙奇教授是在上海交大吃屎的吧!大学的厕所好象专门有清洁工人,总不可能说上海交大这么浪费,花高价请了个教授在厕所里专职吧?再说打扫厕所的清洁工阿姨还知道打扫要干净点,不然怕拿工资时候手发抖。可你还好了,好象教授什么本事都达到了教授级别,就连拿钱要负责做好自己的事情一样的连清洁工阿姨都知道的事,你们还不知道,就是说连恬不知耻的本事都到了教授级别了。真是全面发展的上海交大,因为他们有你这样的全面发展的好教授。你说要是谁被你教了,那起(岂)不是很荣幸?要是高校教师评比体制好,就凭你这句话都应该GO OUT了。你应该感谢新时代的铁饭碗,真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655609010004wh.html

 

2012年6月3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冷嘲热讽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此看来,冷嘲热讽非但不是什么坏事,而是把事情做好的促进力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2e310.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妨冷嘲热讽

2013年1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网(熊丙奇)《缺少质疑和批评 正常人会被神化》: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4_63894.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应当质疑和批评,防止被神化。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品质属性是“四自”:自以为是,刚愎自用,自不量力,自命不凡,可转换为“四叠自”:自吹自擂,自卖自夸,自作自受,自暴自弃。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给社会的印象是,心里没有守舍的,嘴上没有把门的,想说、爱说、敢说、胡说。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内在特征是三不: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干啥吃的;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脸谱鉴定:看不准火候,踩不上节拍,猜不透心思,拍不正价位,赶不上潮流,留不下英名。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外在表现是三大(头大、脸大、嘴大)。头大,多么大的高帽都敢戴:教授”“教育学者”“教育专家”“教育问题专家”“高考志愿填报和职业规划专家”“教育大咖“中央电视台特约访谈学者”“成都市教育局政策规划顾问” 教育部阳光高考专家 “中国民间高考改革第一人”等等。脸大,什么场合都敢露面,连续三年每年一次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连线,居然还到全国各地搞所谓的公益讲座,为第一高考网驱鱼”“驱雀。嘴大,四两的鸭子半斤的嘴。一尺水十丈波。什么大话都敢说,利用早报(晨报)、晚报、时报、都市报等连篇累牍大放厥词,甚至于公开否定党中央国务院明文确定的高等教育宏观发展战略部署,扬言废除985、211工程,企图另搞一套。蚍蜉撼树,螳臂挡车。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有时主题不明确,概念不确切,事实不准确,观点不正确。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的言论或许经不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或许是难得的反面演员,应充分发挥其警示”“警醒”“警告作用。

对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发表在媒体(包括博客、论坛)上的奇谈怪论歪理邪说,可以开展有说服力的商榷、质疑、驳斥甚至批判。努力肃清流毒影响。

对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胡言乱语奇谈怪论的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及其从业人员,应当严肃批评教育。

主流媒体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的不当言论或许得不偿失。

全国主流媒体应当增强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全面做好新闻宣传工作。媒体从业人员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之流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authentic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并非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杀鸡不用刀,水平比猴高。禁虚止假,抑狂制癫。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楼主 2018-08-09 16:00:29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
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信息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我要回复

该帖已关闭回复